<ruby id="p3rlv"></ruby>

<address id="p3rlv"><address id="p3rlv"></address></address>

<noframes id="p3rlv"><address id="p3rlv"></address>

    <form id="p3rlv"></form><sub id="p3rlv"><listing id="p3rlv"></listing></sub>

    <address id="p3rlv"></address>

      <form id="p3rlv"><nobr id="p3rlv"><progress id="p3rlv"></progress></nobr></form>
        <address id="p3rlv"></address>
        揚州網 > 

        【大家說】劉春陽:搭浴棚

        2022年10月 20日 08:27 | 來源: 揚州晚報-揚州網 | 揚州網官方微博

        劉春陽

        3月下旬許多地方還春寒料峭,這個山窩窩里的小村莊已經進入了夏天,氣溫直沖30℃,很多人都穿上了短袖衫。

        周六上午,我去村上給學生補課。課堂在村口的一棵桃樹下。坐下不久,學生們陸續來了。有的拎著板凳,有的直接坐在石頭上。課程是閱讀與理解專項訓練。中途休息閑聊時,我問他們天氣熱了,平時洗不洗澡,幾天洗一次,他們都不開口。在我追問之下,有個別人說不想洗,大多數人表示想洗,但沒地方洗,怕人看見。偶爾洗也是等到天黑了拎點水躲到石頭后面用毛巾擦一擦。

        村莊處在大山深處,不通公路,貧窮閉塞,跟外界鮮有聯系。絕大多數村民都沒有讀過書,加之水源遠、住房小等客觀情況,已經養成了不洗澡、不刷牙的習慣。孩子們上學后,老師常常說要講衛生,過文明的生活。他們主觀上都想洗澡,只是沒地方洗。這種情況下,怎么樣讓這些已經長大了、有了性別意識和羞恥感的孩子在一種安全的狀況下,有尊嚴、不擔心被人看見、輕松快樂地洗澡呢?

        我決定給每家搭一個浴棚。

        又到了周六,我借了背簍,一大早徒步下山。到達西溪河邊上的村民三組時已近九點。西溪河是金沙江的支流,豐水季節河水渾黃寬闊,水深可達三四米,在三組下面的河灘上即可上船。三月正是枯水季,河水清淺。上船的地方向前移了一公里左右。我和開船的家長攀著石頭向前,沒法走了再涉水到對岸找路。如此反復,上船已是十一點。船行二十分鐘在金沙江的一處小碼頭上岸,搭車來到鄰縣的對坪鎮。

        在鎮上邊吃飯邊打聽。隨后尋了一家店,向店主說明來意,店主說用布做比較麻煩,建議我買2米×2.2米的被套。她拿了一床被套拆下來演示給我看。幾位顧客過來幫忙,四個人各執一角形成一個豎著的長方體。我站在里面比劃了一下,覺得空間和高度都比較適合。挑了不同的顏色和圖案買了十套。再去超市買了可充電的LED燈、肥皂毛巾和一匝鐵絲。

        與來時是反向的,搭車、坐船、跋山涉水。趕到三組已是傍晚。在學生家草草地吃了飯,踏上歸程。

        回來的路都是上坡,又是重負。一路走走歇歇,到學校已經九點多。人整個散了架子,腰酸背痛。算算一天往返花了15個小時。

        第二天中午,剛吃上飯,涌進來一幫學生爭著幫拿東西,催我快點去。

        孩子雖然開心,大人卻淡然得很,開工時,居然都做了看客,沒有一個人出手幫忙。

        應該說,雖然計劃得還算比較周到,實際操作起來還是有一定難度。由于每家只有一個水龍頭,人的日常起居用水,羊歸圈時喝水都在此一處。因此,浴棚若圍著水龍頭而建,就必須是可以活動的。洗澡時放下來,不洗時掀上去,不影響人、畜用水。方案確定和家長溝通后正式開工。

        先打地基,用镢頭刨四個三十厘米左右深的坑,砍四根較粗的樹干做柱子,把砍得尖尖的一頭放進坑里再使勁往土里夯一夯,用大大小小的石塊把坑填實塞上泥。立柱做好后開始搭上梁下檻,梁和檻的枓比立柱小一些,用鐵絲扎牢。接著,留一面當門,其余三面用更細的料從上向下扎五道橫筋。最后一道工序是在上梁下檻各圍一道鐵絲用于夾夾子,整個框架完成后圍簾布。

        搭好兩個之后,學生和家長都非常高興,性子急的學生躍躍欲試。原本還在觀望的家長主動過來幫忙,有一位話特別多,最不積極的家長擔心我不替他家搭,居然悄悄地殺了一只雞,腳前腳后跟著我當下手把子。

        人多力量大,天黑前一共建好了五個。另外五個和其他家長約定下個周末再來建。

        吃晚飯照例緊靠火塘邊,陀陀雞、臘肉、酸菜湯擺滿小桌子,我拗不過家長,破例喝了幾杯苦蕎酒。

        孩子們的心思卻不在吃上。他們穿花燈似的進進出出。尤其是女生,個個瘋得厲害。一會大呼小叫,一會竊竊私語。她們故意把濕漉漉散發著芬芳的長頭發甩來甩去,晶瑩的水珠落在火塘里發出呲呲呲清脆的聲響。她們甚至還奪下我手中的筷子,死拖硬拽拉我去看一處處亮起了燈的浴棚,問我哪一個最好看。每家的浴棚是不一樣的圖案,有牡丹花,有荷花,有一排排的樹,有幾只奔跑中的小鹿,坡頂上的那家是深藍色底子上開滿了潔白的滿天星。我說都好看,老師都喜歡。她們哈哈大笑,學著我的口氣,一字一頓齊聲說,都好看,老師都喜歡。

        回學校的時候,肩上的背包沉甸甸的,里面塞滿了核桃和臘肉,包帶上還用鐵絲系著一壺苦蕎酒。兩邊的耳朵里揣著兩把野花,一路上散發著淡淡的清香。

        作者簡介:

        在《人民日報》《詩刊》《雨花》等報刊發表散文、詩歌、文學評論二百余篇。曾單人單車騎行黃河。2018年至今,以志愿者身份在四川大涼山彝區山村小學支教。


        責任編輯:煜婕

        揚州網新聞熱線:0514-87863284 揚州網廣告熱線:0514-82931211

        相關閱讀:

        聲明:凡本網注明來源為“揚州網”或“揚州日報”、“揚州晚報”各類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,均為揚州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。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;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,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。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及時與我們聯系,以便寄奉稿酬。

        粗大挺进公主体内
        <ruby id="p3rlv"></ruby>

        <address id="p3rlv"><address id="p3rlv"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    <noframes id="p3rlv"><address id="p3rlv"></address>

          <form id="p3rlv"></form><sub id="p3rlv"><listing id="p3rlv"></listing></sub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p3rlv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p3rlv"><nobr id="p3rlv"><progress id="p3rlv"></progress></nobr></form>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p3rlv"></address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