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uby id="p3rlv"></ruby>

<address id="p3rlv"><address id="p3rlv"></address></address>

<noframes id="p3rlv"><address id="p3rlv"></address>

    <form id="p3rlv"></form><sub id="p3rlv"><listing id="p3rlv"></listing></sub>

    <address id="p3rlv"></address>

      <form id="p3rlv"><nobr id="p3rlv"><progress id="p3rlv"></progress></nobr></form>
        <address id="p3rlv"></address>
        揚州網 > 

        【大家說】戴求:大千弟子蔣諤士

        2022年10月 21日 08:17 | 來源: 揚州晚報-揚州網 | 揚州網官方微博

        戴求

        若干年前,閑逛天寧寺古董肆,偶見一幅《松溪高士圖》,神清而腴,氣和能峻,為之駐足良久。這幅高士圖署“易廠諤士合寫,含光署款”,作于甲戌孟冬(1934年)。店主索價甚昂,稱這幅畫系蔡巨川、陳含光合作,非常難得。

        蔡巨川(字易廠)是揚州著名的金石篆刻家,與題款者陳含光既有姻親(陳含光七妹陳友枝適蔡易廠),又同為民國揚州名士,一畫一題,確屬難得。但是店主卻忽略了另一位重要的合作者——諤士。

        諤士者,蔣諤士也。今揚州畫界,多已不知其人。唯有張宴公《揚州畫苑續錄》保留了簡單的記載:

        “蔣謇,字諤士,晴社社友。風度翩翩,幼而聰敏,年方二十時,畫名已傳遍于藝林。平時習作多模擬諸家,不但肖其形似,而且傳其神髓,融會貫通,自成一格。30歲后,作品已不多見,終于默默無聞,如能不斷深求,其成就不在石谷山樵之下?!?/p>

        我之所以對這幅畫產生興趣,還因為這三位合作者中,蔣諤士、蔡易廠同出自民國揚州著名書畫社團——晴社。民國初年,在美術教育家呂鳳子的倡導下,揚州書畫名流成立“晴社”。當時晴社一共有15位成員,包括年輕的蔡易廠、蔣諤士。后來抗戰勝利,1945年陳含光又倡導成立“濤社”,有著一脈相承的關系。

        蔣諤士(1913-1972),齋號青霜館,原籍待考。網上有“蔣為揚州人,晚年曾居瑞士”的記載,不知何據。

        蔣諤士20歲之前在北京求學,當時已頗有畫名,后來成為張大千先生的弟子。他的早期很多畫作上,都有乃師的題款,而且多為長跋,可見大千先生對他的器重。

        蔣諤士與蔡易廠的相交應始于北京。蔡易廠的父親蔡源深(晚號魯卿)晚清時在京為官,蔡易廠1900年即生于北京,曾在北京朝陽大學讀書。

        1919年蔡易廠隨父卜居揚州。蔣諤士后來居揚州,很可能是因為友人蔡易廠的緣故。之所以說他“30歲后,作品已不多見”,是因為蔣諤士后來去了美國,曾在美國和日本舉辦過個人畫展。1958年,日本大冢巧藝社,曾以線裝本的形式,印刷出版蔣諤士畫冊,內收作品25幅。

        蔣諤士酷嗜搜集歷代名跡,精于賞鑒,他后期的精力主要在書畫收藏上。1963年在美國出版有《蔣諤士珍藏中國古代繪畫》;1971年5月至7月,法國巴黎塞努齊博物館舉辦了“蔣諤士青霜館藏中國歷代名畫展”,共展出33幅作品。同時出版藏品集,有名家黃賓虹、弘仁、查士標、文徵明、沈周等人書畫作品,每件展品均有詳細著錄說明,其中18種配整版插圖,包括2幅拉頁。

        蔣諤士移居美國后,并沒有放下畫筆。中國嘉德香港2013春季拍賣會上,出現過一幅蔣諤士的《湖山秋霽圖》。題識:“遠岫參差落漲痕,疏林欹側出霜根。浩歌一棹歸何處,家在江南黃葉村。仿大癡富春山居圖意。始于公元一九五三年之春,成于五十七年之夏。青霜居士,時客紐約之西郊?!?/p>

        在這幅畫的卷首上,畫家復題以長跋:

        去年孟夏,余游西部群山,得山川雄壯之勢。今夏復擬往游南部司墨克諸峰,累行未果。人事迫促,殊覺悶悶。偶檢篋笥,得四年前所擬子久富春山居未成之卷。郊居頗有雅致,每于茶熟酒溫之余,戲筆吮毫,緩緩續成,甚覺矜喜。忽有客來,展視之下,不覺訝然相顧,曰:“子何時去司墨克而得此佳山水耶?”余告以故,不禁相視而笑。因知世界雖大,而造物天然,山川形勢固在相同也。人類精靈所結與大自然相吻合者,又奚止以某國某山某水限之哉。而吾輩戲弄筆墨者,又何必拘拘于某家山某家水而標榜哉。斯圖之成于有意無意之間,只自怡悅,當作青霜館之下酒物也,可乎?丁酉(1957年)七月既望,畫成后三日,設色再記。

        蔣諤士在揚州時,與蔡巨川最為友善。杭州君匋藝術院藏印集中,收有“諤士珍藏”一印,書注刻者是“易大廠”,有誤。此印邊款署“易廠”二字,即蔡巨川為好友蔣諤士所治之印也。

        揚州淪陷時期,蔡巨川還曾為諤士治“如此江山”印,并題詩一首:“古石曾經幾琢磨,捉刀點劃淚痕多。滿懷家國無窮恨,如此江山奈若何?!北磉_了自己對日本侵略者的憤恨以及對國土淪喪的無奈。嚶其鳴矣,求其友聲。如此悲情,真可謂字字都是血淚凝成。

        作者簡介:

        媒體從業人員,喜讀書,不求甚解;好賞鑒,全無慧眼。偶涉文字,亦泛泛者也。


        責任編輯:煜婕

        揚州網新聞熱線:0514-87863284 揚州網廣告熱線:0514-82931211

        相關閱讀:

        聲明:凡本網注明來源為“揚州網”或“揚州日報”、“揚州晚報”各類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,均為揚州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。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;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,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。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及時與我們聯系,以便寄奉稿酬。

        粗大挺进公主体内
        <ruby id="p3rlv"></ruby>

        <address id="p3rlv"><address id="p3rlv"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    <noframes id="p3rlv"><address id="p3rlv"></address>

          <form id="p3rlv"></form><sub id="p3rlv"><listing id="p3rlv"></listing></sub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p3rlv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p3rlv"><nobr id="p3rlv"><progress id="p3rlv"></progress></nobr></form>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p3rlv"></address>